365bet官网

2013年05月24日 20时35分 

  

《诗性的飞翔与心灵的冒险》(评论集)张宗刚著  北岳文艺出版社2012年2月版 

  内容简介 

  本书22万字,系国内实力派青年文学评论家张宗刚博士的第一本评论自选集。书中所收文字及所评对象,显示了作者诸体兼擅的能力和评论多面手的风采。 

  全书四辑。第一辑为文学现象评论,对莎士比亚、安徒生、曹禺、朱自清、丰子恺、汪曾祺等大家名流作整体性文化观照;第二辑为小说评论,对当代作家刘震云、庞瑞垠、苏童、毕飞宇、储福金的小说予以个案解读;第三辑为散文评论,收录了《散文中的腐败与鬼魅》等有影响的批评篇章;第四辑为诗歌评论,除《回望顾城》《我们这个时代的“诗歌秀”》诸文外,另有对清代词人纳兰容若词风和唐代边塞诗篇的审美解读。作者的自序《批评的意义何在——一个人的批评观》,大开大阖,亦庄亦谐,诚为解读当下乱象纷呈的文学批评现状的一篇重要文章,彰显大众批评的魅力。 

  全书高屋建瓴,激浊扬清,既具美文路数,亦富思辨色彩,整体上堪称剑与歌的合鸣。作者秉持批判眼光和人文视阈,行文活色生香,诗性昂扬,融学理、见识、趣味、才情于一炉,时而气吞万里,时而工巧细腻,于挥洒自如雄丽并举中,发散着浩然之气,蕴含着盛唐精神,直追20世纪80年代中国文学纯正磅沛的批评风采。其独特的文风和个性,在今天不容乐观的评论语境中,弥足可贵。通过本书彰显的出类拔萃的文本分析能力,不难理解作者为什么会被誉为“真正懂得文学的文学评论家”了。 

  作者介绍 

  张宗刚,男,1969年生,山东潍坊人,南京理工大学诗学研究中心主任、副教授、文学博士、硕士生导师,365bet官网大众文学学会副会长,美国爱荷华大学(the University of Iowa)访问学者,南京文联签约作家。 

  主要从事现当代作家研究、文本阐释及文化现象分析,近年致力于散文、诗歌研究。先后在《南方文坛》《文学自由谈》《文艺争鸣》《当代文坛》《扬子江评论》《名作欣赏》《文艺报》《文学报》等发表论文、评论多篇,部分文章发表后被《新华文摘》《中国社会科学文摘》等转载。曾获全国第四届“冰心散文奖-理论奖”、365bet官网第四届“紫金山文学奖-文学评论奖”、365bet官网首届“长江杯”文学评论奖、365bet官网高校第六届哲学社会科学研究优秀成果奖、365bet官网文联首届文艺评论奖等。 

  专家荐语 

  “直见性命”是我读张宗刚评论的直接感受,此外还有一种“文章知己”的亲近,更有一种“千里快哉风”的痛快淋漓感。难得的是,宗刚为文并不是居高临下地自以为站在道德至高点上俯瞰众生的,而是始终从文本出发,与论述对象平起论道。 

  张宗刚的散文评论,显示出独有的见地、章法、文采、格局及文本细读功夫。我绝对相信这是汉语世界第一流的散文论。 

  ——苏炜(耶鲁大学东亚系中文部主任,学者、作家、诗人) 

  张宗刚的评论英华馥郁,气势如虹,笔风飒爽,直指人心,自成一种新气象。他的文章哪怕隐去姓名,你只需读上三行,即能看出是他的手笔。 

  一个好的批评者,应该是有才有学有识,三者缺一不可,张宗刚显然是三者得兼的,且才、学、识搭配均匀。 

  ——陆建华(汪曾祺研究会会长,评论家、作家) 

  张宗刚的评论文章最大的特点,就是能从作品出发,贴着文本来写,而不是从理念出发,用作品去印证某个现成的结论。他对于作家的艺术经营可以算得上是心有灵犀,往往要言不烦,一语中的。 

  ——晓华(365bet官网作协创作室副主任,评论家) 

  此书内容扎实丰厚,洋溢着抑制不住的激情和才华,读来感觉其立论严谨,性情率真,文风典雅又不失犀利,有一种醍醐灌顶、兴会淋漓的快感。在理论的世界里游弋,我读了太多僵死的文字和陈腐的知识,毫无生命的体温,与之为伍,自己也变得俗不可耐;而张宗刚的文字让我眼睛为之一亮,有一种欲罢不能的感觉,内心里涌动的创造与超越的欲望被重新激发。 

  ——杨荣昌(青年评论家) 

  图书目录 

  批评的意义何在——一个人的批评观(代序) 

  第一辑 

  诗意的触摸――走近大家(四题) 

  江间波浪兼天涌 塞上风云接地阴――重读《原野》 

  关于汪曾祺的美学思考(二则) 

  天才与病态——科幻奇才迪克及其小说 

  读书-写作-危机-困惑——苏童访谈录 

  第二辑 

  油滑其肤 沉痛其骨——刘震云《故乡相处流传》文化分析及审美解读 

  厚重明朗的历史画卷——庞瑞垠《秦淮世家》解读 

  归去来兮 吾归何处——苏童《桂花连锁集团》解读 

  诗性的坚守 深度的探求——毕飞宇《玉米》三部曲解读 

  平原上的挽歌——毕飞宇《平原》解读 

  江天一色无纤尘——储福金《黑白》解读 

  第三辑 

  散文中的腐败与鬼魅 

  散文之末路 

  孤独者的恢弘心迹——鲁迅文本细读 

  看,那些有尊严的文字——关于韩少功散文随笔的话题 

  不凋的红颜——赵玫散文印象 

  六朝如梦鸟空啼——《斜阳旧影》审美品读 

  男儿当出塞 仰天唱大风——长篇散文《走过额济纳》解读 

  毕竟是书生——从《汪曾祺的春夏秋冬》谈起 

  灵魂的拷问——董健《跬步斋读思录》解读 

  历史不容美德——《昨天──中英鸦片战争纪实》漫笔 

  第四辑 

  回望顾城:感受不了光明是由于本身阴暗(二题) 

  我们这个时代的“诗歌秀”——2006年诗坛非正常事件回望 

  诗性的守望 

  荡气回肠 灵秀旖旎——康桥诗歌论 

  盛唐精神与壮士情怀 

  西风多少恨 吹不散眉弯——纳兰词漫笔 

  

  批评的意义何在 

  ——一个人的批评观 

  (文学评论集《诗性的飞翔与心灵的冒险》代序) 

  张宗刚 

  当下,文学批评生态的变异有目共睹。商业批评风行不衰,学院批评一统江湖,20世纪80年代那种“万类霜天竞自由”式的格局悄然瓦解。一种流行已久的说法是,欲当批评家,必欲先拜码头,找门子,傍高枝,寻找话语平台,方可发迹有望,不致被淘汰出局。其过程无非先是屈身为奴,之后做大做强,其成名速度堪比养鸡场里快速繁殖的肉食鸡。倘此说法成立,曾经不无神圣的评论确已成为与时俱进的垄断性行当。尤其在文学凋敝评论式微之际,公众注意力发生集体性转移,遂给一些惯于跑马圈地的业内大佬以天赐良机,自恃长缨在手,公然蝇营狗苟。于是,英俊沉下僚,劣货行其道,一干小马仔呼朋引类,同气连枝,切蛋糕,分残羹,紧随佩带知识者徽章的文化班头攻城掠地、抢滩占点,呐喊聒噪声不止。以20世纪90年代为分水岭,批评的阳关大道,一转而为羊肠小径。纵有三二清流,面对此情此景,往往也只如神龙一现,几声慨叹过后,终究和光同尘。 

  今天的批评界貌似热闹,却几乎是清一色的学院派当家。学院派中虽不乏高人英士,终究庸者苦多。其备受诟病之处,乃是圈养于学府,畅享体制春风,饱食终日而鬼话满篇,五迷三道而尸位素餐,惟知在“学理”“规范”的幌子下卖野人头,以似懂非懂为时髦,以不知所云为荣耀,乐此不倦地炮制着有字之天书、绿林之暗语。表达能力的匮乏和审美能力的低下是其通病:学理既无足可取,文字亦粗疏滥俗,偶有一星半点华词丽句的卖弄,终究欲振乏力,腐气满纸,朽如败革,让人悲哀于所谓的“圈内人”竟不谙文章之道,不得文章之要。为文应如灵狐炼丹,当全力施为才好,此系基本常识。正视问题和展开学理是必要的,回到常识尤为必要。 

  20世纪90年代以降,一些作为批评主阵地的业内刊物,多为市侩、乡原者流盘踞把持,或是铁板一块针插不进,或是按篇索价六亲不认,一夫当关,万夫莫开,弥漫着令人掩鼻的江湖气和帮会气;他们把党同伐异说成同仇敌忾,把拉帮结派说成志趣相投,把小圈子叫做同仁,把财迷心窍唤做“与国际接轨”,彰显修辞高手本色。当八面来风变成了帘幕重重,当开放的广场萎缩成独家小院,一些缺乏基本才具的外行,竟也通过特殊渠道混入批评之门,安然讨得一杯羹汤。如此,遂有了指鹿为马,看朱成碧,有了南辕北辙,焚琴煮鹤,评论的生态怎不恶化?只须驻目评论圈,看看有几多不三不四之人、不痛不痒之文,即可明白问题的实质。而那些隳突乎南北、叫嚣乎东西的“研讨会动物”,则赫然成为时代一景。 

  当批评不再向大众敞开,而成为少数人的专利,批评也便日渐蜕化为交际的手段,蜕化为评职称的敲门砖。我们经常在报刊见到的那些钝于感知而敏于阐释、拙于创造而长于勾兑的呆鸟文章,也许仅仅对职称有用。此类批评文字之所以喇喇不休,未能言尽而止,正是出于量化的要求和职称的考虑。在今天的各色学府及科研机构,文章倘不能达到某一规定性长度是不能被确认为“成果”的,而“成果”是可以直接转化为现实待遇的。这不免让人想起希腊神话中那张魔鬼的床,为求整齐划一,不惜把短的拉长,把长的削短。 

  本是源诸性灵的批评,正变得越来越技术化、格式化、量化,同时也越来越异化、僵化。个性是学术的灵魂,真正的个性是随心所欲不逾矩的。因强调学理而删除个性,摧折锋芒,剿灭思想,此种杀鸡取卵式的举止,无异于倒洗澡水时连同婴儿一并泼出。大树不能在花盆里生长,大象无法在手帕上漫步,若无天马行空式的大精神,又怎会有大艺术的产生?遥思今人乐道的盛唐气象,该是怎样地放想无碍一任天纵,丰茂盛大开阔恢张;——何谓盛唐气象?一言以蔽之,曰百花齐放,曰气象发皇,曰灵魂粗壮。回首以质取文的20世纪80年代,正是一个感应盛唐精神的文化时代。班声动,北风鸣,剑气冲,南斗平;20世纪80年代的批评文字多是拿掷飞腾的,热风撩人的,血性昂扬的,就事论事的,读来何等痛快淋漓!那样龙腾虎骧的时代,我们往往称之为大时代,如20世纪80年代,如“五四”;向上追溯则是唐、汉、先秦,其间还可以包含魏晋。那是些培育大动物的时代,放眼弥望,但见阡陌纵横,冠盖连云,狮虎鹰隼雄视阔步,狐兔蛙鼠各安本位,洋溢着原生态的粗砺和自在。今天的我们,显然已经身处貌似众声喧哗实则千部一腔的“小”时代。俱往矣,当习成软熟取代了发唱惊挺,陈陈相因遮蔽了戛戛独造,剩下的惟有以“学理”为恃,蚂蚁装大象,侏儒充巨人。只是,有了“学理”这匹怪兽的横加羁勒,批评之马如何还能所向空阔、驱驰万里? 

  思想的缺失,分析的乏力,概念的罗列,术语的堆砌;对异域文论的生吞活剥,对他人成果不知餍足的引用,种种的谈空说有不着边际,都使得当下的批评文体流于神秘和玄虚。一些无良学人偏爱将此种文体芹献于众,恨不得遍撒四海,邀天下人共享术语大餐。所谓学理、规范,原本只是形式层面的要求,在浅表的逻辑论证和格式规范之下,更应有着丰富的内心,深邃的精神。优秀的批评文字永远是空诸依傍而直指灵魂的。一篇批评文章,即便从技术的角度观照,也应援引有度,布局合理,倘一味沉溺于掉书袋,做文抄公,在“学理”的堂皇面纱下,彰显的乃是令人齿寒的跪拜之姿。这正如一个人要走路,只须放开步子即可,倘其腿脚无恙却偏喜倚杖前行,必然令人忍俊不禁。综览那些主体缺席的批评文字,隐去评论者的姓名,你看不出是谁写的;隐去被评论者的姓名,你也看不出是在写谁。又遑论学理的清通,思路的畅达? 

  在“学理”“规范”的指挥棒下,多少低能的批评者因了运笔踯躅变得不说人话,犹如故事中原本行走如飞的蜈蚣,待到被问及走路应先出哪一条腿时,反而再也不会走路。“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轮台九月风怒吼,一川碎石大如斗”,“黄云万里动风色,白波九道流雪山”……那样的生动有趣、奇光异彩没有了,那样的差异性、多样性和个性不见了;万卉竞发既成一花独放,光明之灯顿变幽幽鬼火。勃兰兑斯《十九世纪文学主流》式的顾盼神飞知人论世的性情学术几成绝版,俄罗斯别、车、杜式的手挥目送移山填海的批评风范陨声哀远。评论的黄金时代杳如黄鹤,“将军一去,大树飘零”,此情此景,怎不让人一次次临风击剑,呼唤批评精神的魂兮归来? 

  铁石相激,必有火花;水月相荡,乃生长虹。批评必须有感于心不平则鸣,方可心追手摹笔下生风。与创作无异,批评也是创造性极强的个体活动,也是诗性的飞翔、心灵的冒险,融铸着主体的人格、气魄和性情,精神、信仰和胸襟。批评文字应该是大气磅礴的,运斤成风的,自由自在的,特立独行的;是草根的也是精英的,是谦逊的也是高扬的,是包容的也是亮烈的。开阔的思路,缜密的逻辑,优美的学理,锐利的锋芒,都应成为评论必备的元素。探囊取物,心有灵犀,一针见血,直击腠理;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这样的批评真是令人拍手叫绝,尤其在屡屡领教过吹鼓手的媚俗、长舌妇的恶毒和文抄公的迂腐之后。 

  批评应秉持审美标准与道义标准,与流动不居的文学星河齐头并进。批评的要旨在于护守文学本体,捍卫普世价值,切实把握所评对象的丰富与复杂。批评的立场是随和的,平易的,弹性的,又是鲜明的,超拔的,高远的,不苟且的。立场彰显尊严。一个批评者,哪怕他立场有误,倘能如尾生抱柱,坚执如一,亦不失其可敬可佩。时见某类批评俊彦,才思不凡而立场飘忽,一夕三变,因其过于聪明的行止令人嗟叹。 

  批评者不是上帝、判官,被评者亦非贱民、罪人。反之亦然。批评的过程不是在审判在施舍,而是在交流在对话。可怕的是一些批评者,高擎客观公允的大纛,却将个人恩怨置于批评的公信力之上,或投桃报李,或睚眦相向,遂使批评沦为纯然的报恩工具和泄愤载体。如此“掺沙子”式的举动,诚为对批评的轻慢亵渎。说好即抬入九霄、在天为龙,说坏则全无是处、黄泉为虫,这样的二值判断和线性思维断不可取。舌灿莲花的表扬,意态亢奋的谩骂,二者同为价值失范时代的劣行恶举。倘若说文字如刀,其功能则在于疗疾而非伤人。从乱象纷呈的捉对厮杀中固然可以获得虚假的凯旋,然而,攻击与谩骂毕竟是心怯的体现,沉静内敛远胜于词气浮露,包容大度远胜于刻薄尖酸。一个合格的批评者,在其文章中所展示的应是澄澈的内心,而非浑浊的内分泌。当然,在我看来,哪怕是酷评,只要不是出于哗众取宠耸人视听的病态心理,也总比那些生死人而肉白骨的关系批评、人情批评、哥们姐们批评好出许多。不论酷评雅评,均须析之成理、言之有物,蕴含着怀疑的精神和个性化的元素。 

  往事惟余歌哭,现实尚须直面。今天的评论虽已失去昔年振臂一呼应者云集的王者之风,但仍具备照亮世界温暖人心的作用。修辞立其诚。从事批评不能强作解人,断章取义,发诛心之论。批评家务须虔诚检视内心的道德律令,方可坦然仰望头顶的灿烂星空。 

  一篇好的批评文章,必然是雍容的,舒展的,诗性的,深美的,闳约的,人文的,具备了慧黠与厚重、温情与幽默等多种美质。评论大可随意,但绝不能随意到穿着内衣见客、光着膀子上街的地步,如此傲慢和托大,便是把庄严的文场当成了自家卧室(每每读到此类批评文字,每每感慨于垃圾是怎样生成的)。评论应该是神采奕奕的,犹如天鸡唱晓;是枝叶纷披的,犹如高树婆挲。今天,我们很难再读到李健吾、宗白华、钟惦棐、胡河清式的活色生香沁人心脾的批评文字了——那样地随物赋形,风骨卓荦,灵动丰沛,如同云层激发出闪电一般令人感奋。近年在内地文坛闪亮登场的美籍华人学者王德威,其批评理念大可商榷,其批评姿态颇值嘉许:文体如璎珞敲冰,惊彩绝艳,笔调如鸣溪出涧,满眼生鲜。“五四”以降白话汉语的纯美风情,或许正可从中见出端倪。 

  面对文学和批评,全力投入的姿态是需要的,闲云野鹤的心态同样需要。对于我,评论是全部,还是部分?是主业,还是副业?是生活,还是娱乐?不得而知。一脚在门内,一脚在门外,用业余的眼光看问题,用专业的态度写文章,也许正是我属意的。 

  批评是精进不息的文学远征。时流所致,批评的堕落在所难免,不必大惊小怪,更不必谴责连连。世间本无绝对的圣徒。与其讨伐别人,不如清理自我。建构比批判重要。行动比言语重要。我们尤应将视线从灰色的理论之树移开,去关注常青不凋的生命之树。批评是如鱼饮水冷暖自知的事情。我只希望自己播下龙种,不至于收获跳蚤。 

  (《诗性的飞翔与心灵的冒险——张宗刚文学评论自选集》,张宗刚著,北岳文艺出版社2012年2月第1版,28.80元)

文章来源: 责任编辑:程家由 【打印文章】 【发表评论】

主办单位:365bet官网作家协会

版权所有 365bet官网作家协会

苏ICP备090467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