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5bet官网

(2018-07-09 15:38)

  
《有的人》(长篇小说) 庞余亮

  基本信息

  书名:《有的人》

  作者:庞余亮

  出 版 社:作家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8年6月第1版

  书号:ISBN 978-7-5212-0004-1

  定价:35.00元

  

  内容简介

  作家出版社近日推出了作家庞余亮的新作《有的人》,并写出了该书最精炼的定义:一部中年人的妥协史 一个父亲的心灵成长史。

  21万字的长篇小说《有的人》,讲述了三流诗人彭三郎、白若君和陈皮的中年际遇。中了“诗歌之毒”的他们经历了激烈的青春之后,终于走入平缓的中年。彭三郎对父亲的恨似乎与生俱来,生活的内核全是父亲带来的梦魇,他的劣迹与暴力悬在彭三郎的脑海挥之不去。在对父亲的追思中,彭三郎写下了怀念父亲的散文并获得大奖。可没想到,大奖给三位诗人的命运,带来更多的戏剧性和荒诞感。从庸常生活中脱了轨的彭三郎甚至还失去了自己的名字……推介网页上,作家出版社编辑给予了该书很高的评价:父子关系,是近现代中外文学经久不衰的一个主题。本书立足当代生活,在书写一个诗人既庸常又时而闪光的一段人生过程中,把主人公被父亲阴影笼罩、心灵不胜重负的精神世界挖掘得很有深度。小说出自诗人之手,故而叙述力避平铺,以转换视角、人称等多种手法使小说跌宕多姿,是一部较有特色的作品。

  

  作家简介

  庞余亮,著名作家,在《人民文学》《中国作家》《十月》等刊发表小说、诗歌三百多万字。作品曾先后被《小说选刊》《小说月报》《中篇小说选刊》《中华文学选刊》等刊选载。著有长篇小说《薄荷》《丑孩》,诗集《开始》《比目鱼》,小说集《为小弟请安》《鼎红的小爱情》《出嫁时你哭不哭》《顽童驯师记》,童话集《银镯子的秘密》等。有部分作品被译介到海外。获得过柔刚诗歌年奖、汉语双年诗歌奖、紫金山文学奖、扬子江诗学奖等。据他介绍,《有的人》前后写了十遍,去年在《江南》杂志2018年第5期发表后,又增删了5万字。目前各大书店和天猫网、亚马逊网皆有销售。

  

  目录

  有的人还在地球上

  有的人想发财

  有的人喜欢钱

  有的人是孝子

  有的人是混蛋

  有的人是小人

  有的人回老家

  有的人去南海

  有的人罪不可赦

  有的人升官了

  有的人在流放地

  有的人胖了

  有的人在水里

  有的人在瓶子中

  有的人笑不出来

  有的人卖菜刀

  有的人哑,有的人聋

  

  有的人在难中

  有的人就是我

  有的人睡了

  有的人醒了又睡了

  有的人睡了又醒了

  有的人失去童贞

  有的人失去了名字

  有的人靠墙站着

  有的人摇头

  有的人点头

  有的人百年孤独

  有的人是小偷

  有的人不是灾星

  有的人就是灾星

  有的人是福将

  有的人不知所终

  后 记

  

挡在前面的人都有罪(后记)

庞余亮

  

  “挡在前面的人都有罪”。

  ——此歌词出自周杰伦的《以父之名》。明明是写父亲的,却放在了专辑《叶惠美》中。叶是周杰伦的妈妈。这首歌明显不同于温情的《听妈妈的话》,以父之名,却是一次内心的宣判大会:挡在前面的人,都有罪。

  父亲的“罪名”是什么?父亲的“罪名”就是“父亲”。

  父亲没有跟我们商量,就把我们带到了这个不安的窘迫的世界。甚至,我们仅是他一次欢愉的副产品。他挡在我们的前面,有着令人厌恶的专横,亦有浑浊不堪的温暖。他挡在我们的前面,我们熟读他的背影,他带着臃肿的背影越过火车站的月台,只是为了几只让我们在遥远的路途上解渴的小橘子。

  他的脸膛迎接什么风尘?他的胸膛有什么伤疤?他的腹部有几道沟壑?他的裆部又是如何晃荡?

  完全是陌生的。对于父亲的陌生感成了我生命中的空洞。

  写小说,就是一个字,一个字地,填空。

  父亲的橘子有一只出现在瘦哥哥海子的胃中,它还没来得及消化,诗歌的火车就呼啸而去了。挡在前面的人只知道填满我们的肚子,只知道教会我们生存,并不知道写诗和写诗的悲伤和快乐是什么。这样的双重误会出现在我的身上,也出现了我的诗歌兄弟身上,他们都不是天才,都爱过诗,都曾彻夜难眠。

  这么多年,我相识的诗歌兄弟有一千多个。从青年转向盛年,写诗成了命运的书写。挫败的,伪装的,闭口不语的,好了伤疤忘了疼的,种种妥协,种种停滞,种种锈迹斑斑。小说中的陈皮是我的诗歌启蒙人,因为一个意外,他成了我的冰冻兄弟,在冰棺中沉睡了半年,火化那天,他被装在一只木匣子中,又埋到土里。金木水火土:以这样的方式总结了他。这也是小说《有的人》的缘起。我不知道,写下了陈皮,他会不会原谅我?

  那个叫周耀宗的物理老师,后来到儿子周杰伦的电影《不能说的秘密》中,出演了一位生物老师。从物理老师到生物老师,有着什么的“不能说的秘密”?也许没什么秘密了,就像小说中的彭三郎,或者叫小P,或者叫小屁,无论他写不写诗,他都会叨念父亲彭永强口中的做儿子的模范,呆在榆树河里决不上岸的六岁男孩彭二郎。

  童年,少年,青年,盛年,挡在前面的人越来越少。父亲的罪名是父亲,父亲的罪行就是我。而我,把披着人皮的父亲们统统称之为:有的人。

  

中国作家网 巴金文学馆 新华网副刊 新华网图书频道 新闻出版总署 中国诗歌网 中国国家图书馆 湖南作家网 广东作家网 作家网 北京作家网 山东作家网 贵州作家网 中国艺术批评 中国文联网 浙江作家网 上海作家网 苏州文学艺术网 湖北作家网 辽宁作家网 河北作家网 中国诗词学会 海南省作协 陕西作家网 江苏文化网 钟山杂志社 张家港作家协会 江西散文网 中华原创儿童文学网 福建作家网 凤鸣轩小说网 百家讲坛网 东北作家网 四川作家网 中国报告文学网 醉里挑灯文学网站 忽然花开文学网站 东方旅游文化网 宿迁文艺家网 浙江萧然校园文学网 张家港文学艺术网 江苏散文网 中国诗歌网 江阴作家协会网